這幾天新聞一直不停報導北捷的事
每個人都替受害者抱屈,要求判他死刑
今天去補習老師也跟我們談到廢死的議題
老師說: 要求廢死的理由是很多人是被冤枉的,但鄭捷不是啊!他就是殺了人!
是啊他是殺了人
但我們有沒有去了解他為什麼要殺人?

 

他說他"從小"就有這個念頭
有人說是課業壓力,有些人說是情感創傷
不論如何,我相信他的確受傷了,他的心受傷了
以致一個應該是天真無邪的小朋友因為無法調適負面情緒而萌生負面的念頭
你說: 每個人都有課業壓力,每個人都受過情感創傷,為什麼他們可以調適鄭捷不行?
他就是不行啊!
學校教他要當個好學生
父母期望他成為人上人
但是沒人教他如何處理負面情緒
我們能,是因為我們幸運
每個人天生的生理心理條件都不一樣
我們怎麼能期待每個人的反應都一樣?

於是他這十年來一直把這個種子放在心上
沒有人聽他說話,沒有人撫平那個傷
每當他說出殺人的念頭大家總是當玩笑話
然後他不停打電動、看漫畫
最後種子萌芽、爆炸
在那脆弱卻又剛硬的心裡...

 

我不是在替他辯護
做錯事本來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可是他的傷要由誰來負責?
10年來有沒有人試著理解過他內心深層的感受
不只是理解,有人試著拉他一把嗎?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被問是在警察局
他侃侃而談自己的動機
希望死刑趕快來臨
然後他靜靜閉著眼睛
心想終於可以解脫了
終於可以離開這個毫無意義的世界了
我看著電視畫面好難過好難過
就這樣讓他帶著絕望、憎恨和痛苦離開世界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我們是幸福的
有能力調解、有朋友陪伴、有家人支持
你說你沒有
你的生活也是一團糟
你對人生也沒有盼望
但至少還有人願意聽你說話
至少你還有機會展開第二人生
鄭捷呢?
心靈脆弱的人本來就不易敞開
所以他活該? 這是他要承受的業障?
直接判他死刑不就證明世界就是要遺棄他?
他是個聰明的孩子
只是需要有人協助他找到人生的意義

 

反過來說,受害者呢?
我知道
受害者的家屬或本人看到我的言論一定會說:
因為這不是發生在你身上!
是的,我也承認
如果是我,現在一定不會有這種悲憫的心情
我也會恨不得立刻處死他
讓他死一百遍都不夠補償他的罪!

但我要說
對於受害者的死傷我同樣心痛
尤其是成大企研所的張正翰
同樣身為畢業生我真的相當不捨
大好的人生才正要啟程如今卻被迫離世
而生還者的傷痛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平復
他們可能要做一輩子的復健、一輩子不敢搭捷運、一輩子想到當天的夢魘
他們一定也會怨: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這麼倒楣碰到這種人?
為什麼要別人家小孩的問題要我的小孩承擔?
因為
人生本來就不是公平的
聽起來很無奈吧?
這就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必須承受的安排

 

人世間的確充滿了不公平
有人一生下來美若天仙
有人一生下來家財萬貫
有人一生下來絕頂聰明
有人一生下來才華洋溢
也有人一生下來就被父母遺棄
一生下來就因醫生誤診導致大腦發育不全
有人生下來就沒有四肢
有人一生下來就被家暴
但是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注定成為殺人犯的!

當我在打這篇的時候
哥哥問我: 你是不是覺得鄭捷很可憐?
我回答: 不,我覺得每個人都很可憐
平時的我是堅決不廢死刑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這件事我就是希望大家能再給他一次機會
朋友說我很善良
不是因為我很善良
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所以我也希望他能感覺到幸福!
我不知道這樣公不公平
他犯了這麼大的罪憑什麼感到幸福?
我不知道...

 

 

人間的公平與否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究竟什麼是公平我也無法定義
我們能做的就是認命、努力然後領悟

我想
這件事之後每個台灣人心中都產生或大或小的傷痕
這些傷痕我們或多或少都促成它的發生
希望每個人都能放下
受害者要放下、受害者家屬要放下、社會大眾要放下、鄭捷要放下
不要再帶著怨恨繼續生活了
不然這只是對生活周遭的人不公平罷了。


 

 

創作者介紹

保養人生

Rachel趙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封業
  •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